一名女子僅僅因為不說出電話號碼,竟在眾目睽睽之下被6人殘忍地毆打致死,誰看到這樣的新聞都會憤怒並震驚。很多人的第一感覺都是,比當天早上聽到雲南發生6.1級地震還要震驚,這是人性惡的9級強震。網絡被這一暴行激發出巨大的憤怒,打開微博會看到滿屏的憤怒,讓你無法不融入集體憤怒聲討的浪潮中,以尋求些許的心安。當地政府所發微博短時間內得到數十萬條評論和轉發,見證著憤怒的噴髮式和爆炸性能量。
  人們在無法抑制的憤怒中尋找此案中的“敵人”,憤怒於暴徒的慘無人道、毫無人性,憤怒於圍觀者的冷漠和懦弱——為什麼竟然沒有一個人去阻止!憤怒於事發地點麥當勞的失職,憤怒於警方的遲到,憤怒於當地政府在追問下的沉默……對暴行的憤怒使人們很容易尋找各種“矛頭”去抨擊、很容易尋找各式傳聞去傳播和相信,而這又進一步強化著人們的憤怒。
  這種集體的巨大憤怒,會產生一種“舉國譴責罪惡”的道義共振。但我總覺得,這種道義共振可能是一種幻覺。因為這種憤怒雖然充滿同仇敵愾的正義感,卻空洞無物,只不過是大眾被慘案刺激後條件反射般的情緒。空洞的憤怒無法帶來正義,只是一種宣泄,只會加劇人心的冷漠和暴戾。只有尊重事實和真相,並且精準地指向這起慘案中每一個具體的、確切的罪惡,冷靜和明白地憤怒,並用這種憤怒的力量使這些罪惡受到道義的審判和法律的追究,才會真正帶來正義,洗刷慘案給人們的良心帶來的恥辱感。
  我開始不敢看視頻,害怕心理無法承受,擔心晚上睡不著,擔心會做惡夢,但我還是強忍著堅持看完了視頻。你仍會憤怒,但憤怒不再會是空洞、廉價、混亂和情緒化的,而會明白地將憤怒指向具體的罪惡。
  看了監控視頻,瞭解到現場發生的一切,你就不會習慣性地把矛頭指向“冷漠的圍觀者”,現場有人嘗試阻止,卻不斷受到“誰管打死誰”的威脅。也不會輕率地將憤怒指向麥當勞,因為案發時,麥當勞一名女性副經理曾兩次前往勸阻,最後卻被兩名女性犯罪嫌疑人用頭盔打擊。看了視頻,你也會相信警方的通報,這是邪教全能神教犯下的罪惡,因為打人者不斷叫囂“惡魔”、“下地獄永世不得超生”之類語言。看了嫌犯接受採訪時所言的“不信法只信神”,就更清楚案由了。瞭解到具體的案情,就不會抽象和籠統地譴責人性的暴戾,而會將憤怒具體地指向邪教的罪惡。
  當然,公開的視頻並沒有反映完整的事實,事實還需要進一步調查。空洞的憤怒是廉價的、沒有用的,只有不停地追問,查清每一個事實,窮追每一個細節,才會發現每一個具體的罪惡。不放過每一個具體的罪惡,讓導致這起慘案的每一個罪惡都受到審判和追究,付出代價,正義才能得到伸張。
  一位專欄作家的判斷很發人深省:道德下降的第一個跡象,就是不關心事實。辨別真相是累人的事,容易的辦法,還是把自己從這一負擔解脫,讓別人來告訴我誰是“壞人”,我只負責吃掉他。確實如此,人們容易情緒化,當本應該追問具體罪惡的時候,卻沉浸於空洞憤怒的自欺中,沒有耐心去關心具體的事實和細節,而是迅速占領一個道德高地,去籠統地批評“冷漠和冷血的路人”,將矛頭指向抽象的“懦弱無能的圍觀者”,在“是男人就站出來”的道德演講中表演正義感。
  人們更容易遺忘和健忘,當查清了事實並公之於眾的時候,面對那些具體的罪惡,他們的憤怒已經退場了,事實已經提不起公眾的關註興趣,罪惡也悄然逃避懲罰。等下一個慘案和悲劇再發生時,空洞的憤怒會重演一遍,卻無助於懲治具體的罪惡。  (原標題:“空洞的憤怒”無助於懲治具體的罪惡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

wg82wgfo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