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薛劍
  諸君如我,或許都有難以捨去的橙色情結。可喜歡荷蘭足球,註定是悲情的。
  橙色的獨一無二,造就了當年荷蘭完美的球風,如同高傲和華麗的鬱金香,如同倫勃朗、梵高、維美爾這些荷蘭藝術大師用生命譜寫的作品,荷蘭足球這麼多年即使不拿冠軍,也誓將攻勢足球進行到底,荷蘭球迷同樣喜歡這種對完美主義永生不倦的追逐,從不向誘惑下作的低頭。
  荷蘭與阿根廷的比賽還像發生在眼前一樣。儘管已有一夜未眠,但我仍然不能好好地把自己穩定下來睡一睡,心裡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控制著我的情緒,似有一抹橙色在眼前晃來晃去。可惜這抹橙色終於在黎明前的夜色中遠去,留下的只有難捨的淚水——荷蘭人沒有再現往日鼎盛時期的全攻全守打法,功利的荷蘭隊即使活著,也與死去無異。不漂亮毋寧死的荷蘭,已經淹沒在了功利足球的浪潮之中,這已經不是當年那支讓德國人連球都沒有碰到就閃電進球的荷蘭隊。失去了傳統和靈魂的荷蘭人註定沒有前途,即使他們戰鬥到了最後一刻。
  所謂造化,莫過於此。四天前“神奇板凳”克魯爾撲出兩粒點球的相似畫面重現,但今天倒下的卻是荷蘭隊;所謂宿命,莫過於此。36年前被阿根廷人在決賽中阻擊而與金杯擦肩而過,荷蘭再也沒能邁過這道門檻。別了,無冕之王;別了,範加爾;別了,羅本、斯內德、範佩西。別了,橙衣軍團。巴西世界杯不屬於荷蘭。
  (原標題:別了,那一抹橙色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

wg82wgfo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